南陽民警殷巍巍 戰“疫”面前一座“昆侖山”

關注南陽網
微博
Qzone
南陽民警殷巍巍 戰“疫”面前一座“昆侖山”
作者:  張慶燕 藍淑
  南陽網訊(通訊員張慶燕 藍淑殷巍巍,男,57歲,黨員。南陽市公安局光武分局打非組組長。


2020年2月6日,南陽剛剛經歷過一夜的風雪,在南陽火車站的站臺上,寒風烈烈,黨旗迎風飛揚,光武分局57歲的老黨員殷巍巍帶領著卡點隊員們似巍峨的大山屹立在戰“疫”的第一線。


最危險、最困難的崗位,我上!


臘月二十四,殷巍巍帶領打非組成員到安陽抓獲逃犯時,雙耳一陣轟鳴后,一片寂然。在打非組成員的協助下,成功抓獲逃犯后才回到南陽進行診治。大年初一,冠狀病毒肆虐,舉國抗擊,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一級響應啟動,疫情防控阻擊戰已經打響,殷巍巍的左耳偶爾能聽到廣播里傳來的消息,他毅然拔掉輸液針,趁妻子去打飯的空隙偷偷回到了工作崗位?;氐睫k公室,他徑直走到局長辦公室,說:“最危險、最困難的崗位,我上!”局長心疼地說:“那里需要24小時值守,夜里也要站崗,你還是回病房吧!”此時,殷巍巍的左耳只有微弱的聽力,說實話,可能局長說的什么他根本沒聽見,直接到站臺上執勤去了。


面對無形的危險,殷巍巍的聽力微弱,僅憑著右眼0.3的視力似一座大山擋在了南陽窗口的最前沿,能否管控好外來人員的進入,是控制好病毒入侵的第一關。在他的視野里,眼前就像一面紗布,即便是晴天,也是灰蒙蒙一片,但他的心卻無比地細膩認真,每一個旅客經過,他都會憑借著35年的從警經驗,一眼就看出誰是防控人員,誰是網上逃犯。


24小時守護,我能挺??!


南陽火車站每天有50列火車在正常運行,進出人流量達到1000余人。其中湖北籍乘客每天平均8人。凡是進入火車站,疫情檢測執勤點是第一道防線。


一輛特警防爆車停在旁邊。只有兩名民警戴著護目鏡、口罩、手套,其余的六名民警只是簡單的戴著口罩。通過眼神,一眼就看出哪位是殷巍巍,眼底布滿血絲,眼角總是濕潤著。連續站崗24小時,徹骨的寒風讓殷巍巍不時流淚,在他的警察生涯里從來就不相信眼淚。他不是在哭泣,而是因為嚴重的糖尿病引起的眼底出血,目前他的左眼視力已經接近零,僅靠右眼微弱的視力站在南陽戰“疫”的前沿。每天進入火車站的乘客,殷巍巍都會親自核驗,在防護服緊缺的情況下,他把僅有的兩套讓給了年齡最小的輔警同志,自己卻像一位有擔當的父親,給了戰友們最好的關愛。


1581235326826533.jpg


隔離病毒,不隔愛!


作為分局的帶長民警,殷巍巍一直強調執勤點的隊員們一定要帶著溫度工作,不能一副生冷硬的面孔對待乘客。站在黨旗下,殷巍巍用模糊的視力眺望著火車站廣場,頓時感覺一片荒涼,昔日春運時車水馬龍的場面已不見,他知道,如果不是緊急需要,這些乘客是不會在這個時候乘火車的。一位60多歲的乘客,從山東來到南陽探親,卻因為交通禁行,根本無法回家。老人站在廣場上很是無助,殷巍巍和隊員走上前,對老人進行了耐心的解釋,老人表示愿意返回,不給南陽添麻煩,但身上確實沒有那么多錢買車票了,殷巍巍二話沒說,直接帶著老人返回售票點,給老人買了返程票。當老人安全進入候車廳,隔著玻璃與他揮手那一刻,殷巍巍的心里感覺無比溫暖。


疫情防控阻擊戰是一場沒有旁觀者、沒有硝煙的戰爭,正是有了像殷巍巍這樣把生死置之度外、有溫度的警察,在戰“疫”的前沿筑起了一座巍巍昆侖,才堅定了為人民群眾戰“疫”必勝的信心!


編輯:張優    校審:賈紅英    責任編輯:張中科    監審:黃術生

相關內容

中共南陽市委宣傳部主管、南陽日報社主辦 電話:0377-63135025 13603773509(微信同號) QQ:1796493406

技術推廣合作 QQ:69500676 290428867 法律顧問:河南大為律師事務所 畢獻星 任曉

豫ICP備12012260號-3    豫公網安備41130302000001號

即时指数足球指数app